可可豆

=========近期跌坑&CP向=========
刀劍亂舞(大太刀兄弟)
小松先生(速度>水陸>年中、雜食)
夏目友人帳(名夏>夏目總受、名的)
============================

【夏目/名夏】同居30題(day6-day10)

**拖好久了這個,N個月前寫到一半跑去畫圖後就忘了……(被打)

**希望趁10月夏目第五季強勢回歸前寫完30題>|||<

**CP名夏,30天整個月灑糖only!




Day6 大掃除

 

夏目用手指抹過窗框,灰撲撲的落塵在指頭上押了圓圓的印。他轉頭看了一眼窩在沙發上悠閒讀著雜誌的戀人說:「吶,是不是該好好地打掃了?」

 

「大掃除嗎?等等、我找一下清潔公司的電話……」

 

將雜誌隨手一丟,名取從口袋裡翻出手機、滑開連絡人清單尋找時,夏目已經走了過來關上他的手機。

 

「不用那麼麻煩吧。」

 

「那,交給柊他們--」

 

名取總是耀眼的笑容此時顯得有一些僵硬,未落語音被夏目亦然決然打斷:「不行,除妖的工作就不提,怎麼可以把家事也丟給式神們做呢。」

 

「可是貴志我……」

 

「那麼客廳就交給你了,我去打掃房間和廚房。」

 

夏目挽起衣袖,從櫃子裡翻出兩條乾淨的抹布,打溼了其中一條放到名取手上。名取的尷尬與掙扎全融化在夏目投給他的一抹微笑裡。

 

「加油喔。」

 

「……好吧,不過是打掃嘛,啊哈哈。」

 

重振精神,於是名取開始動手戀人交待給他的工作。

 

式神們默默地浮現,看著自小就有阿姨負責幫忙、直到住在外面後改由式神為他操煩,對家裡事絲毫不用移動一根手指頭的名取大少爺。如今,眼前這個面對愛情就變成笨蛋的自家主人,即使掃除的笨拙度與他閃亮的外表成正比,但肯勇於嘗試就值得嘉獎。

 

不論是掃地時忽略桌角及椅子下方、或是拿溼的抹布去擦窗戶、以及晾晒衣服時沒拉整拉齊……比起待會的善後工作,或許下次該趁夏目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地先幫主人做完所有家事吧。

 

 

Day7 瀏覽過去的相片

 

夏目正窩在沙發一角,望著手上的冊子發呆,甚至連名取走經他面前兩三次了也沒注意到。

 

「看什麼這麼專心?」

 

名取到夏目面前壓下冊子好奇地盯著他若有所思的臉龐,沒料到卻換來對方驚醒似地將冊子迅速收進懷裡:「呃、你什麼時候來的?」

 

名取揚了揚眉坐到夏目身邊,伸手摟住他的肩膀:「待在這裡很久了。怎麼啦?」

 

「沒什麼,只是有點懷念罷了……」

 

抿抿唇,夏目重新打開冊子,放在兩人之間:「這個是我以前的--進入藤原家之前的相冊。」

 

薄薄的小冊子,斷斷續續記錄了夏目的成長過程。屬於他的生活照少之又少,大部份的照片是學校的團體照,加洗後發給班上同學,才因此也能留得一些過往碎片。只是每張照片裡的孩子們團聚在一起笑得天真,就除了一個。小小的夏目獨自靜靜地站在角落,被孤立孩子臉上的落寞讓照片給停在那一刻。

 

「不過不一樣了喔。」

 

在那之後,進入藤原家,有了親情,有了友情,以及--夏目看著名取露出淺淺的微笑。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的愛情。

 

「已經能帶著懷念的心情看待以前了,已經不會再痛了。因為現在的我,很幸福。」

 

翻著一張一張孩提時代幾乎沒有表情的夏目的照片,名取突然誇張地嘆了口氣。大手搓亂了夏目的髮絲,笑著說:「可是啊,這些照片都不合格喔。」

 

突然的話語讓夏目頓了一下。名取闔上相冊,牽起自家戀人的手:「我們現在就出門走走,去拍些照片吧。以我專業的角度,教你如何在鏡頭面前展現最完美的笑容,讓往後我們的相冊,不會再有這種失格的照片存在。」

 

只要你在我身邊。就絕對不會--永遠不會讓你失去笑容。

 

 

Day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當一張剪成人型的小紙片飄降到夏目面前的時候,嚇得他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夏目抓住紙人藏到掌心裡並環視一圈。上課時間,無聊的通識課程,班上大部份學生處於睡死狀態,雖然是妖怪的紙片一般大眾看不到,但仍然還是會有那麼少數的幾個人--就像夏目,擁有一雙看得見不凡事物的眼睛,萬一被看到還是不好。

 

在心裡埋怨著唯一會這麼做的那個人時,不禁想到,有什麼重要到得叫紙人傳達的事嗎?於是他趕緊攤開紙人,白白淨淨的紙張中央只寫著簡簡單單的一行小字。

 

──我想你了。

 

扶著額頭夏目翻了一個白眼,反手很乾脆地將紙人連同課本一起壓下選擇無視。明明幾天前才那樣跟他說了。

 

『沒事不要把紙人送到學校裡來!』

 

曾經夏目要名取別再這麼做,後者卻只是無賴地笑道:『可是貴志你總是不檢查手機,不回電也不回傳我訊息嘛。』

 

『我、我下次會記得回覆,所以別再這麼做了。』雖然那樣承諾過,但習慣總是難改。才半天忘了手機的存在,名取就差紙人來。真要說,也怪自己總是忘了檢查手機……算算情有可原。相較以前還會被紙人拖著走,這種程度的騷擾還能忍受。

 

沒注意到自己對名取的底線被磨得更加寬容,夏目瞥了眼小紙人,正努力地在書本底下抓爬著,似乎想出來的樣子。他稍微放鬆壓在書上的力道,紙人便甩著如雙手般的紙條貼上夏目,下半張紙片做出下跪的模樣,好像說著下次不敢了。

 

夏目被他的動作逗樂了,索性看看紙人想做什麼。紙人繞著桌面踩了一圈,接著飛到挎包旁的手機袋上,似乎意有所指。夏目翻出手機,看見幾通未接來電和未讀簡訊,發話者都是同一個名字,名取周一。

 

真是……笨蛋。

 

寵溺多過無奈的微笑,他在桌面下悄悄發出了訊息。

 

 

Day9 相隔兩地的電話

 

名取交叉雙手窩在飯店他專用的房間裡的椅子上盯著茶几上的手機發呆。

 

放出紙人後也過了半天,從今天開始一星期的時間在外地拍攝,雖然知道他的戀人不是那麼習慣使用手機,早上打了幾通電話沒接、也發了幾通簡訊沒回,最後名取乾脆差了紙人出去,接著在這裡等回電。

 

想到收到紙人後夏目又氣又惱的表情,不自覺嘴角又上揚了幾分。

 

手機螢幕仍然毫無動靜。

 

房間門這時被打開了,他的經紀人右手捧著設計師送來的服裝、左手夾著一疊紙本走到名取面前:「名取,這個禮拜的行程表你先看看,拿好--」

 

突然手機響起收到簡訊的叮咚聲。正準備從經紀人手中接過行程表的名取,在聽到聲音的剎那快速轉身抓起手機,任由經紀人撲空的行程表直直落地。

 

「啊啊抱歉,我肚子突然痛了,去下洗手間。」

 

看到發訊人的名字後,名取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鑽進房間內附的小廁所裡。

 

「……好歹你也是個演員,對象是我就算了,拜託你千萬別在導演面前微笑說肚子痛啊。」

 

經紀人臉上三條線,抽著眉尖也只得擺擺手讓他快去快回,逕自撿起掉在地上的紙一邊碎唸著:「還笑得一臉傻樣--」

 

躲進廁所的名取靠在門板上,讀著訊息難掩笑意:「真是的,我都傳了那麼多封簡訊,只回這麼一點。」

 

好吧,起碼他的戀人有進步了,雖然有待加強。明明簡訊是以件計價而不是以字數算啊……

 

簡訊內容只有短短的一行字,一如他送去的紙人。

 

──我也想你。

 

 

Day10 早安吻

 

一早醒來就看見戀人的睡顏是件幸福的事。

 

陽光初露時名取就醒了,睡在身側的夏目仍打著淺淺鼾聲,在夢裡好眠。

 

名取往前靠近,一呼一吸間,感覺更相近了的兩人,柔光灑落襯著他的皮膚更為白皙,名取不自覺往夏目觸感極好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見對方沒醒,名取目的從臉頰轉到嘴唇,如蜻蜓點水般的一吻。

 

這時夏目稍微動了一下,但還是沒醒。名取舔舔唇,以手肘撐起身體更加放肆地深吻,並在夏目雪白頸子上吸出一個個紅印。直到刺刺癢癢的異樣感蔓延開,夏目終於睜開雙眼。

 

「唔、早安……」

 

看見壓在自己身上的戀人還一時沒反應過來,只傻傻地笑了笑。

 

名取回給夏目一個微笑,附在他耳邊輕語:「早安,我親愛的貴志。吻了這麼久,你終於醒了。」

 

腦筋這才慢慢醒轉,名取雙手一左一右枕在夏目頭顱兩邊,雙腳也不知何時越界跨在身上,呈現將夏目包圍住的樣子。被吻過的臉頰和嘴唇熱熱的,夏目登時紅了滿臉:「別、別鬧了,既然醒了,快點去刷牙洗臉吃早餐!」

 

「早餐,我正準備要吃了喔。」

 

「誒?」

 

聽到這裡,夏目感覺到被棉被遮住的下半身,被戀人某個地方頂著。夏目慌慌張張地想推開名取:「等等,可是現在是早上--」

 

「沒辦法,誰讓你起得這麼晚呢。」

 

來不及反對的話語盡數被名取給吻了回去,無奈夏目只好陪睡得飽飽精力旺盛的戀人做了一早上……



-tbc-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