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豆

=========近期跌坑&CP向=========
刀劍亂舞(大太刀兄弟)
小松先生(速度>水陸>年中、雜食)
夏目友人帳(名夏>夏目總受、名的)
============================

【夏目/名夏】同居30題(day1-day5)

**拖好久了這個,N個月前寫到一半跑去畫圖後就忘了……(被打)

**希望趁10月夏目第五季強勢回歸前寫完30題>|||<

**CP名夏,30天整個月灑糖only!



Day1 相擁入眠

 

當報告終於完成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二點了。

 

將資料與隨身碟一起收進挎包,夏目打了個哈欠,還好明天的課是下午才開始,他還有一些時間可以補眠。只是……夏目轉過頭便看見自家戀人,名取歪躺在沙發上已然睡去,閱讀到一半的戲約劇本從他的掌間滑落到腿上時。

 

淡淡笑容不禁在夏目唇角綻開。

 

直到過了晚飯時間,累了整天才回到家的名取,雖然夏目要他早些回房休息,偏偏拗不過得知夏目必須趕完明天要交出的報告才打算睡,說什麼也堅持要看完下部戲的劇本再休息的名取,洗過澡後也就留在客廳一起用功。

 

明白是戀人不著痕跡的體貼,夏目也就全心全意投入報告裡。

 

直到現在。

 

夏目看著睡得正香的名取,悄悄彎身拾起劇本放到一旁,再到房間裡帶出一條毯子,坐到戀人身邊為他蓋上。

 

然而發現有人靠近,名取微微側身,一雙空著的大手順勢把少年摟進懷裡,閉著眼睛呢喃。

 

「報告寫完了嗎……」

 

「嗯。如果醒了,回房間睡吧?」

 

夏目問著,但過了好一陣子仍然沒得到回音。他抬頭看著早又睡去的戀人,輕嘆了口氣。

 

下次,可不能再偷懶拖著報告不做了啊。

 

夏目為自己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名取胸膛上聽著平穩的心跳,熟悉又留戀的溫度與氣息,雙手環抱上去。淺淺的呼嚕聲很快催起睡意,他慢慢闔上雙眼。

 

「晚安,周一。」


 

Day2 一同外出購物

 

「啊,這件很適合你喔。」

 

名取把相中的一件水藍色襯衫放進購物籃裡。夏目微笑著在名取轉頭的空檔,把襯衫掛了回去。

 

「這件也不錯呢。」

 

名取不知從哪又挑來一件條紋POLO衫,對著夏目的肩膀上下比試,點點頭,隨後也丟進購物籃裡。夏目還是微笑著在名取鑽進長褲區後,默默把衣服交還給經過的服務員。

 

「貴志,來試穿這件牛仔褲?」

 

「好。」

 

夏目一樣微笑著提著籃子朝名取走去。

 

直到要結帳時,名取才注意到放在櫃檯上、與他印象中丟進購物籃裡的次數顯然不成比例,那些少得可憐的衣服件數。猜到原因的他不禁皺起眉頭:「我說過沒關係的──」

 

「這樣就夠了,買那麼多也穿不完啊。」

 

櫃檯下,夏目微低下頭,半垂著眼睫,仍然微笑著悄悄握上名取的手:「何況,這還是周一你特地為我挑選的衣服,我想每一件都好好地穿過……」

 

被如此真心對待著,夏目真的很高興。然而他沒說出口的是,退回去的衣服標籤上,超出他一般常識太多的那些數字,實在無法恭維。縱使名取早已表示過,衣服是要送他的,不需要想得太多。

 

興許是很少在外如此正大光明地牽手吧。名取看見夏目雙頰上染著兩朵不甚明顯的緋紅,考慮是在外面,強壓下想將他揉入懷裡的衝動,只簡單緊了緊手心權做回應。

 

他打定主意,或許該增加的是帶著自家戀人上街的頻率、而不是一次買足的量了。


 

Day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靠著圈內關係,名取在DVD未上市前弄來這部在網路上評價恐怖程度極高的院線片。

 

應著名取為增添氣氛的說辭,本人倒是無所謂的夏目在周末的夜半時分,關了燈的客廳裡,與自家戀人一同欣賞。

 

然而現在名取卻無言地看著坐在身旁的夏目。

 

他從一開始就準備好隨時可讓戀人投懷送抱的姿勢靜靜等待著。影片都過半了,夏目仍然聚精會神在劇情上,雖然偶爾會被音效或突然出現的鬼影微微嚇到,但絲毫沒表現出害怕的樣子。

 

不知是故意無視還是真的忽略似乎把某些期待訊息隱含進這部片子裡的名取。

 

也許跟從小就看慣了妖魔鬼怪有關吧,畢竟自己也是這麼活過來的。只是再這樣下去片就要結束了,名取有些落寞地收回攤開的雙手,索性站起身。

 

當沙發椅彈動了一下,夏目這時才被引開注意力,抬頭看向原本是坐在身邊的名取。他站在黑暗的客廳裡,藉著螢幕投射在他身上的幽幽光芒,夏目看見他緩緩邁開步伐,疑惑地出聲詢問。

 

「周一?」

 

隨著名取單腳繞過沙發,直到從背後將夏目圈進自己懷裡。下巴順勢搭上他的肩膀,半轉過頭的夏目臉頰角度正好讓名取抓到機會往上偷親一口。

 

名取帶上得逞似的笑容說:「我會怕,所以讓我抱著你吧?」

 

雖然很想吐槽『你的表情和說法完全對不上』的夏目,還是選擇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影片上,身子往後挪了一些。

 

「真拿你沒辦法……」

 

結果,看著恐怖電影卻搞得氣氛這麼溫馨是怎麼一回事啊!


 

Day4 一方的起床氣

 

明媚的早晨,起了個大早的夏目,在廚房忙碌著。

 

烤好的吐司抹上果醬,煎了荷包蛋,搭配上火腿和新鮮生菜,及兩杯滿滿的牛奶。一桌豐盛的早餐完成後,接著夏目回到臥室,準備喚醒仍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自家戀人。

 

「起床囉。」

 

拉開窗簾,讓光線瞬間充滿室內,名取尚未習慣亮光的眼睛受到不小的刺激,把身體全縮進溫暖的被窩哀號:「嗯啊……貴志……再讓我睡一下嘛……」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弄完早餐,快起來吃,等一下還要洗床單。」

 

說罷夏目伸手欲扯開被子,然而才扯到一半,另一邊的角落卻使終被名取給緊緊揪在懷裡,沒有要放開的樣子。

 

「周一!」

 

夏目沒好氣地喊著戀人的名字,軟軟的聲調鑽得名取心癢,他稍一使力,抓著被子一端的夏目就這樣被拉到名取面前:「那,親我一下,我就會醒來了。」

 

夏目睨了正耍著性子的名取一眼:「……你當睡美人會不會太過成熟了一些?」

 

而且還太過閃亮、太過自戀、太過三八、太過煩人。

 

「怎麼會呢,我的王子。」

 

名取微微一笑,慵懶又不失優雅地翻了個身,在夏目面前躺定位閉上眼睛噘起嘴唇,等待今天第一個拗到難得由戀人主動的獻吻。

 

不得到王子的真愛之吻,公主是不會醒來的。

 

終究還是心軟,夏目嘆了口氣,依著名取的要求,傾身往戀人的唇上蜻蜓點水般一吻。

 

啊啊,甚是美好的一天開始--


 

Day5 做飯

 

夏目看著鍋裡那團被他炒糊的蛋炒飯,苦惱地撓了撓頭。

 

和戀人同居後也學著做些簡單的飯菜,原以為炒飯不過是個普通的家常料理而低估了它的難度……夏目又嘆了口氣。

 

夏目看了眼時鐘,才午後四點,還有時間可以讓他重做一次。

 

但……手上這鍋,就這樣丟掉可惜也浪費糧食,乾脆先藏起來等名取不在的時候再獨自吃掉吧。打定主意,正拿取新一批的食材時,突然身後傳來名取的聲音。

 

「原來是在廚房,所以才沒聽到電鈴聲?」

 

慌忙中夏目快速轉身並以自身把鍋子藏住,看到名取就站在離自己半尺不到的地方,展開一個對戀人專用的閃亮笑容並準備給他一個擁抱時,卻被夏目推開,往客廳方向前進。

 

「不是說晚上才回來嗎?怎麼今天這麼早?先坐著我幫你倒杯水。」

 

「攝影很順利,所以就提早半天回來了──那是什麼?」

 

撲了空的名取正覺得奇怪,聞到瀰漫在空氣中的油煙味時,眼神不禁轉往爐子上;夏目雖然想擋住他的視線左右移動著身體,但只要名取略微踮起腳尖,一眼就可以看到散落在桌上的蛋殼、蔥花和幾葉蔬菜。

 

明白是瞞不過了,夏目只好乖乖自首:「本來是想嚐試新的料理等你回來,結果就……啊、時間還早,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去外面的餐廳吃飯?」

 

「可是我比較想吃你做的料理誒。」

 

名取鑽過夏目身旁,不顧戀人阻止拿湯勺挖了一瓢炒飯放入口中:「不難吃啊,雖然樣子不是很好看。既然時間還早,我們再煮個湯,炒兩道菜,一起做飯吧?」

 

心裡暖暖的。於是夏目重新帶上一個微笑。

 

「好的。」



-tbc-

评论(2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