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豆

松野家三男推,雜食,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很好的變態。

空氣新刊

空氣新刊,給一個cp/組合/角色和一個標題/對話/一句話,我給出空氣新刊的大綱或片段。

這是噗浪上的跟風,難得寫了這麼多所以也來LOFTER放一下內容XD


=========================================

__●史老燮__

__●鋼鍊-大豆(一個在等另一個下班)__

一顆肉包徑直砸在臉上那是個火辣辣的疼呀--原來是加入了遙遠清國傳來的麻辣椒香配料的肉包啊。

最近過得太和平以及身處在都是自己人的東方司令部外加一口氣趕完所有公事導致疏忽大意的伊修瓦爾的英雄,瑪斯坦古大佐,被熱騰騰的肉包子給正中鼻頭。

而身穿大紅色外衣的金髮青年,手上還捏著兇器,指著他剛砸出來的傑作開懷大笑。

「堂堂大佐竟然敗在一顆肉包上,這要說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啊?」

「……因為是從視線以下襲來的攻擊,沒看到呢。」

「你說誰是攻擊低下所以身材矮小的微粒豆丁啊--!」

「沒人那樣說。還有你的主詞反了。」

「明明是你叫我等你下班的……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你應該什麼都還沒吃吧。」

愛德華捧著牛皮紙袋,伸手進去抓出一個白白軟軟的肉包當場啃了起來。

「唔。」

臉頰好像痛痛的……是肉末裡的辣椒素殘留著還沒消退吧。抹去臉上滴下來的湯汁,肉香味刺激起食慾。

「算了,我餓了,給我一個吧。」

「給了,在你臉上。」

 

本來是打算一起去吃頓飯的兩人因為某人加班只好改為深夜啃包子散步,然後兩人互毆互懟變成談心規劃未來接著大佐一句冷啊於是兩人互摟互抱到床上嗯……貓大大我知道你在等的大概就是個這樣的本本(純指後半段)。

 

=========================================

__●魄__

__●松-おそチョロ(回眸一笑)__

「喂,我喜歡你呀。」

おそ松停下咬著魷魚腳的嘴吃驚地看著突然爆出不得了宣言的,應該是家裡唯一的常識人的チョロ松。只有兩個人在的房間裡,チョロ松說話的對像應該就只有自己了,おそ松一臉錯愕。

「欸……我?喜歡,我?你發燒了嗎?」

「噗、瞧你那什麼反應,今天四日一日啊,你這笨蛋。」

「不不不,什麼笨蛋,身為人間至寶的おそ松的確是該被大家喜歡的,不好意思我是因為不能只回應你的告白所以才慌了手腳啊。」

「……白痴嗎。」

不知為何チョロ松轉身背對おそ松,突然整理起自己的背包,おそ松趴在沙發上看著他。

「你平常不說笑的吧,怎麼突然過起愚人節啊?」

「因為平常不說,所以這種節日才更要說的不是嗎。」

從包裡拿出應援棒,還有印著喵醬的粉色紙扇,チョロ松翻著錢包數著剩餘的金額,回說;「如果我真的喜歡你呢?不是兄弟間的,你怎麼辦?」

「臉一模一樣就算了,和ツコ松?怎麼想都不可能吧哈哈哈。」

「果然……都會這麼覺得的吧。」

離去前,回眸留下一個淡然的微笑;「那我出門了。」

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不對,チョロ松是不會說謊的,他腦袋裡想著什麼全會表現在臉上的不是嗎。おそ松從沙發驚坐起來,對著沒拉上的拉門大喊;「慢著,你要去哪裡?」

沒有回聲。

那一剎那,おそ松的心臟像是被狠掐在掌心裡似地,疼。

 

普版尼特paro歐搜追了出去但沒追到邱羅,滿腦子想著『謊言』過了心神不寧的一整天,直到晚上邱羅回家便抓著他說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早上說的那些都是什麼話給我說清楚,邱羅表示就愚人節啊如何這是最高校級的謊言吧把你唬了一整天哈哈--然而實際上糾~竟是如何呢,產生自覺的長男與告白後放棄想當個正常人的三男,大概是這樣的故事。

 

=========================================

__●小山羊__

__●松-速度(兩人因為某個原因手拉著手一起逃亡)__

「呼……呼……」

兩個人手牽著手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似乎終於有那麼一點點逃離龍嘴下的跡象了,卻在下一幕巨龍一個跨步,把兩人好不容易跑開的距離一下子追上。

「都是你的錯啊你說要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會有條抗魔性的龍在看守嘛,我們又沒帶其他攻擊武器……與其在這裡被龍咬死,我還寧願被チョロ松打死呢……來吧來攻擊我。」

「你是M嗎這個時候了還在說什麼傻話!」

傳聞中能讓相愛的兩人永生緊緊相繫在一起的稀世魔法道具,聽說有著那樣寶物的魔法師住在城鎮遙遠另一端的荒地上。興緻沖沖的おそ松拉著一起生活百年後似乎進入冷淡期的チョロ松,說著想去看看,雖然チョロ松百般不願,但在おそ松難得強硬的態度下還是屈服了,趁那位魔法師不在的時候偷偷摸摸地潛入並使用,當魔法道具使用後的光芒一退,おそ松與チョロ松貼在道具上的左手和右手--緊緊地黏在一起分不開了。

「是相繫在一起沒錯……但不要這種實質上的相繫啊!」

搞毛啊那個傳聞是傳了幾百年後走調了嗎根本只是個魔法強力膠吧這道具,然而更慘的還在後頭,魔法道具的光芒喚醒了魔法師的陷阱,應該是休眠期的荒地巨龍不僅醒了過來,還追著他們跑。

「吶,最後還過得這麼刺激也是值了呢。」

「你這白痴…我還想和你繼續活下去啊…」

 

魔法師paro的速度松發誓如果能活著回去一定要把傳聞給改正,死前真情剖白之時外出的魔法師回來了,自顧自地使出斷人肋骨的強力語言魔法後對兩人說留下來幫忙就放了你們,各種窘迫答應下發現荒地魔法師只會養龍但魔法上是個笨蛋(斷人肋骨是語言天賦並非魔法)因此不會解開黏著劑魔法所以手仍舊黏在一起就這樣過了半百年--大概是這樣的故事。

 

=========================================

__●決子__

__●松-速度、水陸(燈籠、金魚)__

悶熱的夏日午後,空氣中濃重的水氣預告著即將到來的大雨,柏油路上方的氣團忽地扭曲成團,一條淺綠色斑塊的金魚憑空躍下,即將撞入地面時化成一窪清水,消失無蹤。

遠方樹梢上的烏鴉沒放過這只出現剎那的幻景,眼神一凜,振翅疾飛,朝山林間飛去。翁鬱樹影間,一紅衣人隨興將燈籠甩在背上,哼著小曲。隨著行人腳步,燈芯恍恍惚惚散著藍白光芒,時明時暗,幾隻青蝶翩然圍繞在旁。

此時一聲尖銳聒叫帶起群鳥飛鳴,俯衝而落的烏鴉形變為黑色外衣披在不知從何出現的青衣人身上,亦趨亦步跟著紅衣人。

紅衣人續走至前方深山光影交替之處,憑空升起青煙嬝嬝,將手中燈籠甩至前方,映照出眼前的煙線朝著某個方向匯聚成小路,前方有條浮在半空中的河流,河裡多的是鮮艷色彩的各式金魚穿梭其中。

青紅兩人現出妖形,咧嘴露出森白尖牙,目光凌厲。

「--找到你啦,我的チョロ松。」

 

妖怪paro的兄組三人互爭奪地盤,因三強鼎立,於是長兄二人合議圍攻邱羅,邱羅敗逃,而長兄不放過仍想把他抓回來,雖然不難抓但樂在其中,所以對他放放抓抓(嗯?)。燈籠為青行燈卡拉所有,由酒吞歐搜掌握,而酒吞的酒壺則為卡拉收著。烏鴉原是邱羅的,因緣際會由卡拉差使。至於真正抓到邱羅後長兄想幹麻咧我還是不要多說好了呵呵--大概是這樣的故事。

 

=========================================

__●若其__

__●松-速度(チョロ松的布丁)__

早上出門時仍然大晴天的,誰知突然會下起傾盆大雨?淋成落湯雞的チョロ松被拒絕進入hellowork,只好悻悻然地折返,回程路上想買罐飲料,正掏出零錢時錢卻掉落地上滾進排水溝蓋內撈不得也不想撈,正感嘆著又被疾駛而過的車子給濺了滿身泥水。

拖著疲累的身與心回到家裡,突然想起昨天替媽媽購物後得到的一個布丁放在冰箱裡還沒開動呢--心情便回溫不少。チョロ松換掉髒污的衣服,走到廚房打開冰箱。

那個布丁,只剩下一口。

被撕開的蓋子用膠帶封了回去,像爛泥一般的一小塊布丁可憐地瑟縮在杯底,焦糖的地方全給吃了個乾淨。這簡直比全部被吃掉還更讓人火氣直升。

「冰箱裡的布丁是你吃掉的嗎?」

チョロ松拿著布丁走到客廳,平靜無起伏的聲線預告著將襲來的滿城風雨。唯一在家的おそ松未察覺氣氛哪裡不對,逕自百般聊賴地翻著漫畫,頭也沒回。

「我可沒全吃掉啊,還記得留一口給你呢,不錯吧。」

完美的combo連擊,おそ松作死不留餘力。

「你這混帳人渣松--!」

 

普版尼特paro的速度松在自家二樓打得難分難捨,無意間被踹了肚子有點反胃的おそ松叨叨唸唸什麼嘛愛布丁勝過愛大哥我嗎不過就是個布丁我還你嘛,抓著自家三男的嘴巴就嘟了上去--是字面意思上的還了。

嗯…不是個什麼太過恩恩愛愛,反而是有點噁心的故事呢。

 

=========================================

__●區太郎__

__●松-速度(懷裡冰冷的你對著我微笑)__

天罰。

轟然一聲巨雷劃破天際,隱沒林間的湖水瞬間蒸騰消失,四周蒼翠的樹叢化為黑枝斷木,一切不復存在。

被差去為無法離開的湖神帶回百里外小村莊著名點心的惡魔望著落雷的方向,無法言喻的不祥感纏上他猛然緊縮的心臟,不顧世人眼光,仍在排隊等待中的他張開翅膀火速飛了回去。

需時一晚的路程他只花了一半時間便回到那座森林,從空中俯視,秘境變成焦土,再也認不出他總是捉弄愛生氣的湖神的那片花草地,亦或哪顆樹蔭下是他們第一次擁抱相吻的所在。

這時眼角餘光看到一枚白色小小的身影橫躺在曾經滿佈溫潤綠水的湖神住所的中央處,一動也不動。

惡魔緩緩步靠近,明明只是離開一個晚上……顫抖的雙手輕揉抱起他冰冷的身體,不同四周毀滅似的場景,湖神的身上仍是乾乾淨淨的,彷彿只是睡著一般,嘴角微微上揚。

就像昨晚離開前,一向害羞的湖神第一次主動親吻惡魔後,月色下泛著紅的那張笑臉。

--幸好,你不在我身旁。

 

宗教paro的惡魔女神,總之因為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宗教類故事會有的兩族對立你們不准在一起的基本概念,上天於是處罰女神。女神得知後,反正自己離不開湖,至少能讓自由自在的惡魔逃過一劫,所以前一天晚上命令惡魔去隔壁隔壁隔壁的隔壁再隔壁的村莊去買聽說超有名排隊要排很久的點心回來給他吃,於是……嘛,大概是這樣的故事。

 

=========================================

__●青色豆子__

__●松-速度(我和你吻別 在無人的街)__

「之後會有好一陣子無法見面,我好難過啊……」

深夜,無人的街上,聚會上喝了不少,所以選擇走路回去順便醒醒酒。享受這微醺滋味,OSO懶著腰,攤軟在JADE肩上;「明明是同一團的成員,為什麼要分開行動啊。」

「去問豆豆子經紀人啊。」

JADE伸手推了推OSO,沒辦法把這團爛泥剝下,只好拖著他繼續行走;「不過也才一個星期,別說得好像多久不會見面似的。」

「一個星期就很久了好嗎,你能想像七天見不到面嗎!」

「可以視訊啊。」

「視訊又沒辦法碰你,我想要【嗶--】還有對你【嗶--】然後【嗶--】啊!我的需求怎麼辦!」

「啊啊啊給我閉嘴,現在還在外面啊別嚷得那麼大聲!」

OSO像個孩子般耍賴,JADE頭冒井字一記手肘攻擊,原以為這樣可以成功甩掉,沒想到他像是身上長了吸盤似的仍然扒在JADE身上,JADE嘆了口氣;「不然呢?」

「親我,現在。」

「哈啊?這裡可是在外面,要是被拍到會很麻煩……」

「放心啦,不會有人的……」

晚風吹拂,兩人愈靠愈近,JADE拉下口罩。

 

樂隊paro的6人分為撫養組及保留組分別參加兩地的外景節目,本來是一個星期的行程被拖成一個月,好不容易速度兩人見面後歐搜把30天的精力濃縮成一個晚上上得邱羅不要不要的,從此再也不敢離開歐搜超過一個禮拜……好像有點糟糕的故事XD。

 

=========================================

__●九本__

__●松-速度(玩遊戲打賭輸了)__

「你又輸了喔。」

堆成金字塔狀的撲克牌塌陷了一角,毛蟲緩緩吐出一口煙圈,毫不在意穿著裙子盤腿而坐的女第孩懊惱地抓了抓頭;「再一局吧?我保證這局一定是最後一局了,吶~」

接著雙手闔掌抵在唇邊,瞇起一隻眼睛裝可愛地吐著半截舌頭。

毛蟲倒也沒什麼不好,原本就是這樣計劃的。在這魔境世界裡的神秘花園,沒人遊戲玩得過他。正好他也需要有個幫佣來做些澆花施肥種香菇的工作。

「這是你第三次這麼說了,再說你身上也沒有可做為籌碼的東西了。」

毛蟲換了個姿勢,趴在長在圓球上的香菇上;「但--還有你的靈魂,要賭嗎?」

「說靈魂也沒那麼可怕,就是永遠留下來陪我了。」

「賭!」

 

愛麗絲paro的歐搜迷路迷到後花園遇到毛蟲邱羅,以告訴他出口為賭注玩了各式各樣(?)的遊戲,然而一個月後毛蟲邱羅自認失策,後悔賭下歐搜的靈魂,這傢伙不僅什麼事也不會做,好賭好色又纏人,最後實在想回清靜安寧的生活於是請歐搜走人的時候,歐搜覺得這裡無憂無慮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人生實在是太棒了於是緊黏著邱羅不放。

「算我怕了你了我告訴你出口你快回去。」

「不不不,既然我輸了就該遵守約定嘛,永遠留下來陪你囉,チョロ松~對了這裡有脾酒嗎?再來點魷魚干之類的配菜再好不過了~」

「給我滾啊!」

……大概是這樣的故事。

 

=========================================

__●兔兔__

__●松-速度(魔王跟魔法少女)__

魔王捧著小黃書窩在王座上正樂呵呵地翻閱著,魔法少女『呯』地一聲將牆壁轟出一個洞,舉高雙劍便吼著要討伐魔王。

「……所以說,為什麼要來討伐我啊?就因為我繼承『魔王』的名號?那算什麼,你不覺得這實在太過刻板印象了?我幹了什麼壞事嗎?我唯一幹過的壞事只有當尼特宅在城裡不出門吧。」

一連串的話語堵得魔法少女說不出話。

的確,因為自己一時心動接受了來自魔女世界的吉祥物聖澤莊之子(精靈)的請求,要求打倒住在魔王城裡的魔王……這麼說起來,給他魔法之力的聖澤莊之子好像有說過,尋找魔法少女是他們族類的傳統,至於要不要斬殺魔王全憑少女們的意志,說完便閃人回家去了--當初還不太懂現在則完全明白了。

待在魔王城裡耍廢的魔王,靠吃著前代魔王累積下來的老本過活。

「你看,我連部下都沒有,而且還有這麼多剛買來的遊戲片還沒玩,哪有時間去做壞事啊。」

「難怪門外都沒守衛,一下子就進來了……啊、不對,就算你什麼都沒做,但你的前代、前前代、甚至前前前代的魔王應該是做了不少壞事吧!」

「那也是前代他們的事啦,何況現在都死光了。」

「不管。納命來!」

魔王丟下手中的小黃書,畢竟魔王這個名號不是叫假的,對一個沒啥修練就跑來打王(但也沒小卒給他練等)的魔法少女給壓制在地,好像有什麼東西抵在少女的跨下。

「啊,因為剛剛看的小黃書,所以我勃起了。」

 

魔法少女paro的魔王歐搜剝下魔法少女的衣服嘖了一聲什麼啊為什麼是男的說好的少女呢!?引起邱羅不爽回以拳頭「你他媽誰跟你說好的一定要少女」,表示如果魔法界沒事他可要回人間界去當上班族了蠢死了這都是個什麼鬼世界。只是沒料到尼特魔王因此被魔法少……男吸引跟著去了人間界(但沒錢只好混進邱羅的公司裡上班順便搔擾他)--大概是這樣的故事。

(不行啊我滿腦子都是兔兔的魔王與魔法少女,寫出來也是差不多的了XDD|||)

 

=========================================

__●龜__

__●松-速度(魔法少女&白雪歐搜)__

真是奇了怪了。魔法少女背著雙劍,斜眼瞄著跟在後方穿著獵裝的……啃著蘋果的公主?

「為什麼跟著我?」

「你不是要去討伐魔王嗎?我是幫手啊。」

不過是看到他餓倒在路邊,隨著拖捨了一顆蘋果便得到如此回報似乎有點太大。雖然魔法少女倒不覺得旅途多了一個伴不是件好事,只是。

「你可以嗎?你的武器是什麼呢?」

「別小看我啊,我很能吃的,幫你吃垮魔王不成問題!」

聽完頭都痛了。

吃垮魔王和打倒魔王完全不是一個層級的意義啊。背後隱約上浮綠色光球的魔法少女義正辭嚴滔滔不絕指著公主的鼻尖說這是多麼危險的工作呀,打倒魔王這事交給我正義的魔法少女處理就行了,柔弱的少女還是快回家吧等等等之類的。

「……我男的,可一點都不柔弱呢。」

「男的扮什麼公主裝啊連聖澤莊之子也是穿成小精靈的樣貌,該不會魔法世界裡的男人只能穿裙裝嗎這什魔鬼世界……怪不得我要使用魔法只能變身為少女的模樣……」

扶額,早知道當初就別為了沉浸在拯救世界的自我滿足感隨便答應聖澤莊之子的請求了--慢著,該不會這人也是魔法少女吧?

「你該不會被聖澤莊之子從人界請來的?」

「不是,我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只是覺得跟著你很有趣。」

「……我再給你一顆蘋果,拜託你回去。」

有問題的搞不好不是魔王而是這個魔法世界吧。

 

這是發生在魔法少女邱羅進攻魔王城之前的小插曲,但才走到一半白雪歐搜嫌累就跑回家去了,魔王城事件過後偶爾閒著沒事會跑去人界找邱羅,雖然後悔著當初施捨的那顆蘋果帶回一個麻煩精,但還是會在辦公室裡放顆蘋果以備不時之需。什麼那魔王呢?修羅場永遠為各位打開歡迎的大門☆

 

=========================================

有點好奇大家對哪本新刊比較有興趣呢?想畫個片段www

评论(4)

热度(23)